当前位置:2q2q数码手游成了“黑网吧”?中学老师发文怒
手游成了“黑网吧”?中学老师发文怒
2022-06-22

昨日,杭州夏衍中学老师蒋潇潇的文章《怼天怼地怼王者荣耀》在网上传开,特别引起了广泛教师界老师们的共鸣,这篇文章道出了家长和老师们的一致担忧——不能让手游成为新时代的黑网吧。

蒋老师告诉记者,这篇文章她一个月前就已经写好了,发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。“我对这个现象已经关注很长时间了,不吐不快。”

蒋老师的文章,特别引起了教师界的共鸣,几乎所有的小学老师都会对“王者荣耀”说不,甚至有些老师规定在教室里禁止谈论这款手游。

蒋老师在文章中写道——

我比很多家长都要痛恨看到孩子们沉迷手机的样子:那种专注、那种迷恋、那种爱慕、那种笑逐言开……那种表情是我们一直渴望从孩子身上得到的,也是他们一点点都不舍得给予我们的,更是孩子在成长之后渐渐消逝掉的。我之所以痛恨是因为我不仅仅是一位家长,更是站在一线的教师。

∩能很多人会不赞同我的观点:信息化发展到今天,手机的功用达到了 的高度,购物、导航、游戏、停车、挂号、点菜、偷菜、拍照、听歌……为什么还要苦口婆心地反复教育孩子如何正确使用手机?

是的,我们必须这么做。手机是把双刃剑,对我们成年人来说,利大于弊,我们能自控,我们不会沉迷,我们不会打争霸赛直到凌晨3点,我们不会花大把的钱去买游戏装备,我们不会时时刻刻感到手机里有人在呼唤自己的魂魄。但孩子呢?

蒋老师不无担忧地说,在没有智能手机的时代,“黑网吧”是迫害孩子的“凶手”,现在智能手机普及,手机游戏产业繁荣发展,智能手机游戏成为了新时代的“黑网吧”。

蒋老师承认,中国的游戏走向何方,这不是家长、老师所能解决的问题。“但我们必须反思,孩子在想什么、玩什么、聊什么,你关注了吗?你和孩子聊理想时,给孩子一个合适的定位了吗?除了游戏和升学的分数,孩子的人格教育,我们重视了吗?”

作为一名教师,蒋老师很诚恳地说:“我们对教育的理解,不只应停留在表面。”

手游分级制已势在必行——

移动互联网时代,我们已不可能依靠治理网吧的经验,对孩子和手机进行物理隔绝,实行手游分级制已势在必行。

随着手机普及,越来越多的孩子迷恋上了手游,有的还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,已严重影响学习和生活。

以前PC端游戏风行的年代,很多家长都有过禁止孩子进网吧的经历,文化部等也多次发文要求网吧进行实名登记,严禁未成年人进入网吧,并向社会公布了12318的黑网吧举报电话。正是国家有关部门、社会多方的通力配合,挽救了很多泡在网吧沉迷游戏的孩子。

现在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,手机早已超出了通讯工具功能范畴。植根于手机的网络游戏,逐渐变成孩子们的新宠。以往去网吧打游戏需要实名登记,现在只要有手机和网络,就可以不分时间地点地玩游戏。这也助推了手游春天的到来,仅王者荣耀这一款游戏在2016年收入就超过68亿。

手游作为产业发展没有问题,既能丰富社会娱乐环境,又能促进动漫游戏市场等产业链,带动经济发展。但孩子身心降受到手游不良影响的问题,也亟待正视。实际上,移动互联网时代,我们也已经不可能依靠治理网吧的经验,对孩子和手机进行物理隔绝。

鉴于此,政府必须尽早规定游戏分级制度,游戏公司也应及早完善防沉迷系统和家长监控系统。

手游分级制,还得扼住“未成年人游戏充值”的喉咙,能一直充值,他们才能一直玩。按照《民法总则》的规定,八岁以下的孩子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,他们建立账号、充值、交易等行为均属无效。八岁以上的未成年人在处分超过自己经济能力以外的财产时,应事先得到监护人许可或事后追认。因此,未成年人的游戏充值的法律结果处在非常不确定状态,游戏公司要想减少事后退款的麻烦,无妨开始就建立好家长监控系统,也让分级制更好地实施。

从游戏内容的血腥,到孩子们荒废学业颓废身体,从盗刷家长银行卡充值,到模仿游戏情节伤害同伴……手游产业的红火,对应的不应是孩子们身心降的受损,是应有的“家长—学校”共防体系在互联网移动端时代的边缘化。可以肯定,实行手游分级制,已是势在必行。